家依祁连山
【字号: 新华网( 2018-06-11 10:32)  来源: 伟德国际娱乐官网日报  作者: 滕建民

作者:滕建民

  蓝天、白云、雪山、草原构成了一幅壮美的乡村风景画。它的背景是河西走廊有名的祁连山。这幅画是定格在我童年中挥之不去的记忆……

  我自幼生活在祁连山下,对山自然比别人有更多的依恋和柔情。我每天对着的是尺幅千里的祁连山画卷,从记事起,特别是夏天,天气变化无常,大人们早上出工,都要看对面的山,山顶上若有阴云飘浮,村人断定说天气要下雨,就得备好避雨的物件,或是破麻袋片,或是厚一点的衣物。若要看到傍晚的云霞亲吻山顶,染红天际。村人就会在预测的时间内,放心地脱土坯,抹煤块,上地也不用备雨具。

  我们把祁连山延伸在民乐县境内的一座山峰称作老君山。

  其实,它的原名应是老金山,距县城西南大概18公里,以出产金沙得名,老君山山势高峻,威严挺拔,海拔4400米的山顶终年白雪皑皑,是祁连山在河西走廊南端,海拔4200米以上山脉的高峰之一。民乐县在东晋十六国时期曾设金山郡、金山县,也是由此山名而取的郡县名。远眺老君山,雪峰线以上是青色的岩石,雪线以下是碧绿的草地,再往下看,山坡四周附近分布着形于泥盆纪的厚层砾岩。

  延绵在民乐境内百公里的祁连山,它不仅仅有一座老君山峰。那壁立千仞,怪石林立的扁都口,一个个坚硬,粗粝,峥嵘,形似虎豹,体态如狮像的巨石,形成了险要地势的威严与气势,一条条圆润,苍茫,拙朴的山脊线,成就了祁连山的冷峻与苍茫。

  依祁连山生活的人们,对山的依恋和情怀,是平原生活的人无法体验和理解的。

  当春风打着口哨,在祁连山下回响时,那如玉琢银雕的雪峰也渐渐卸下了冷若冰霜的面孔,呈现出了温婉柔情的模样。依山而居的村民们在尘土飞扬的田野里,手扶犁耙,扬鞭吆喝,跟着浑身使劲的老牛,在被犁铧翻起的土地上,耕耘未来,播种心中的美好愿望。喘息的当中,他们挺起弯着的腰,眯眼凝视祁连山顶的白雪,仿佛期待答案。片刻功夫后突然抬高胳膊,手掌对着嘴“噗”地一下,零星的唾液溅在手上,双手交织搓一下,然后紧握靠在腿上的犁耙,使劲扬起鞭子在牛的身上轻轻一甩,“哞”地一声,被拴在一起的两头牛,拉着架在身上的犁铧,甩开欢实的尾巴,迈着飞快的蹄子,踏着一致的步子,拼命前行,犁铧两边翻滚着热土的浪花。不多时日,一块一块新翻的土地,被山中流出的雪水浇灌得温润柔酥,绵软如床。祁连山顶的白雪给了农人们信心和希望。

  夏日的阳光洒满大地,青草在山洼沟壑处肆意宣泄,辛苦了一季的老牛终于可以卸下犁铧,跟着主人进祁连山休养一阵子了,那些整天“咩咩咩”撒娇的羊们也跟着沾光。

  水草丰盛的祁连山草原,是牛羊马儿的乐园。牛羊均匀地散落在草地上,仿佛天河的星星,白的耀眼,黑的深沉。扣在地上的帐篷如绿色中生出的大朵蘑菇,古朴、简约。

  秋天的祁连山,色彩不只是单调的黄色,阴洼的山坡上树木葱郁,阳面的山坡上绿荫里透着淡黄色、红色、橘黄色、紫红色、还有金色,仿佛浓重的水彩涂在了大山的脸蛋上。悠扬的牧羊小调穿破大地的宁静,在草原深处回荡。满山绿树红叶映红了山坡,一片片,一缕缕不同的色彩,点缀起了祁连山整个秋天的色调。红、黄、绿把秋季赋予多彩多姿的色泽都给了祁连山。进山拉煤的人每人袋子里都是满当当的收获,野草莓啊,酸刺果啊,还有治疗冻伤的冬青,驱逐房间异味的柏香,以及孩子们爱不释手的松塔……

  冬天的祁连山多了威严和冷峻。雪,沉静地覆盖着大地,田野、草原、与山连在一起,构成了如童话般的冰雪王国。雪国的纯洁,以诗意般的沉默,赐予依山生活的人们诗意般的思索和想象。那披银甲、挂银盔的森林,一排排,一队队,仿佛蓄意待发的士兵,时刻等待生命冲锋的号令。那座与蓝天对接的雪峰,就像一位身披白色斗篷的将军,那充满睿智的眼神里,折射出一种让人无法抵达的威严和力量。

  祁连山丰沛的雪水,孕育了河西走廊的富庶和美丽。祖辈们的汗水和着祁连冰雪的慷慨施予,使高原黑黝黝的土地成为丰盛的粮仓。早在新石器时期末,人类的足迹就遍布祁连山下。民乐东、西灰山遗址的发现,让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,我们的祖先在祁连山下创造发明了5000多年的华夏文明史。被淹没在历史长河里,已消失于祁连山下的黑水国、昭武城,月氏城,骆驼城,足以证明河西走廊曾经的繁荣和兴旺。也正是由于丝路的畅通无阻,才拉近了东西方的距离。

  历史上河西走廊生活的汉族、月氏、羌人、鲜卑、契丹、突厥、党项等民族,靠大自然赐予祁连山的富饶,他们在这片土地上耕耘、迁徙、游牧、生息。为了生存的利益,时而交往时而争战,时而分裂时而统一。部落氏族,随时衰亡随时兴盛。他们各自创造了具有草原特质的游牧文化和农耕文明。随着时代前进的步伐,西部农耕文明与游牧文化兼并融合,形成了具有西部特点的多元历史文化。

  严酷高原的疾风与冰雪,历代农耕文明与游牧文化,把沧桑厚重的印迹深深刻在了祁连山的山峰、峭壁上。

  依山而居的我,在开满马莲花的草地上度过了愉快的童年生活,那蓝茵茵耀眼的花瓣,像一双闪亮的眼眸,刻在了我的记忆力。虽然,她随时光的流失,而很快消失在季节的深处,但我依然能看到她的妍丽,依旧能闻到那悠长的清香味。

  此刻,在与山峰对视的刹那,我理解了大山眼神里充满的失望和忧虑,我也读懂了藏在它心底的信心与期待……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单位:新华网1946伟德国际始于英国频道
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
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2967493

1946伟德国际始于英国